桉树

超级好看了x感觉好安静...

迶止:

moonnnnnn

茜茜sato艹了一下羡羡并说:

这几天看某人与一群人联袂演了几场大戏,叹为观止,就涂了一个幼稚的小故事,很粗糙,名字是《瞎子与糖果》。总之想说的就是:是非曲直,自在人心。 

悄悄x纪念碑谷盛产太太

森茶:

画的是自己七月份玩的一些游戏,,还有一些线稿没上色,毕竟我七月份玩的游戏才没有这么少

涧鸣之间

阴阳师双琴,妖琴师x妖琴师  

辞不达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妖琴师生性孤僻,为人淡漠,这是为妖所共知的;为妖所惊讶的,是妖琴师竟然为寻着那安静无妖之所,一个人住进了深谷之中。传说那深谷里有最凉的泉水自山上飞落而下;也有最暖的阳光从叶隙间透出。那儿的空气,在一处分明是冰冷而潮湿的;而走了十步,却又变得温和且干燥了。但谁也不能真正说清这地方是在哪里,谁也没有再看见过妖琴师。

妖琴师确实是住在了这么一个地方。他每天不过是找块石头放上琴,兴起就听着涧鸣独自抚琴,再听一回一曲终了后如旧的水声。黄昏疲乏的时候,妖琴师才会回到家中休息。所谓家,也不过是层叶掩盖住的一个小山洞。山洞里的石桌,石凳,石床权充作家具;桌上一杯凉茶便是装饰品了。

水声与琴声响了一天又一天。

是日,妖琴师兴致正浓,扬手又奏了一曲。这一曲乍听凌乱似银珠散落,细听却可发现这音符错落有致,有一气呵成的天然连贯也不乏匠心雕琢的精致细作。细密而轻巧的音符挂坠一般地落下,惊起潭底游鱼几条;裂石之音自指缝迸出,卷起那衣袂几番飞动。看不清抚琴人的眉眼,知觉隐约之间透着几分凉意,比这山泉还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“啪。”却是细微而刺耳的一声轻响。

琴声蓦得止了。弦断了。

妖琴师抬眼望向不远处密密的枝叶。分明无风,枝叶却窸窣作响。

“出来吧。”妖琴师低头理下了断弦。

枝叶之中怯怯地站出了一个小孩子。那个孩子也是一袭白衣,额上一个小小的角。他低头摆弄着衣服,不好意思地盯着地面,睫毛一动一动的。他好像有些怕眼前这个淡漠的妖,因而只是站着,不敢靠近。

“过来。”妖琴师的声音略微有些提高。

小孩子迟疑了一下,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。木屐踩在碎石上走得很慢,一步一顿地,留着吱呀声回荡。

妖琴师没有说话,只是在小孩子站定后又抚琴奏了一曲。小孩子似是知道妖琴师不愿被打扰,未曾发出一点声音,只是安静地盯着妖琴师扬起又落下的手,不时不解地眨眨眼。

一曲终了。妖琴师仍望着琴,若有所思。小孩子却上前,轻轻拉住了妖琴师的衣服。

“怎么了?”妖琴师转头看向小孩子。

“我想和你学琴。”

妖琴师似是诧异地看向他,却看进了一双认真的眼睛。那个小孩子的眼睛亮亮的,说不清有什么在闪动。

天色晚了,泛红的云边渐渐黯淡了。有些冷了。妖琴师拉着小孩子的手,吱呀吱呀地走回了家。

家里也并不暖和。小孩子蜷成一团缩在里面,没一会儿就睡着了。妖琴师面朝小孩子侧卧着,看不清眼睛是睁着还是闭着。小孩子怕冷,无意识地就往妖琴师怀里缩。也不知梦见了什么,只看得见脸上毫不掩饰地笑容。妖琴师终是小心翼翼地将他抱在怀里,借着自己的体温驱走他身边的寒意。不一会儿就只能听见两人均匀的呼吸声于外面泉水落下的声响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个断弦之后怎么再弹一首我是瞎编了x因为自己也没有接触过古琴这类的乐器

大概会继续往下写??但是我自己的脑洞很小后面也许就...

感谢。

 

 非常喜欢这个画风x

南绘子:

血慎!!!!!!!!!



久违在画上瞎几把涂血,以前高三非常有这种热情【】

妈耶失了心差点打言和tag发出去了…………

依偎

黑卷黑。 甜的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卷卷,”电话那端的声音有些迟疑。
“怎么了?”
“...我迷路了。”
难得听到小黑别扭又有点委屈的声音,卷卷抑制不住自己嘴角的上扬。所幸她还能勉强控制住自己的声音,没有让电话那端听出自己的笑意。
“你在哪?”
“不知道。”
好嘛,真理直气壮。
“那你身边有什么建筑?”
“这边好冷...街旁边有一家工商银行,拐角有一个市医院。卷卷,我是不是在市中心?”
...让小黑一个人出门真是委屈她了。
“看来是的,”
“你站那里别动,我来找你。”

小黑一个人站在一条她不熟悉的街上,身边来来往往的是她不熟悉的人,空气中也没有她熟悉的卷卷的味道。像是自嘲地笑了笑,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竟已经离不开卷卷了。
已是深秋,风早就凛冽着了。它卷着黄叶斜斜地往小黑身上撞,袭卷走她身上最后的温度。小黑向来是不出门的,不会留意四季的变化,更不会去关注什么天气预报。记不得要增减衣物也是情有可原的了。她身上还是一条要长不长的条纹裙,光着腿,整个人只能在风中发抖。小黑无奈地跺着脚,只好寄希望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的卷卷。还好自己还记得带了手机,否则连卷卷可能都找不到自己了。
等一下——一道风忽然刮过——卷卷怎么来找?她也只是能依稀看见光而已。她怎么过来?
但是小黑也同样意识到自己只能站在这里。因为卷卷说过她会来找,卷卷说要自己不要动。
天的确是黑了。
小黑靠在墙边,远远地看见了一个人影。那个影子与自己差不多高,再仔细看能看见那双蒙着白翳的眼睛。
“卷卷!”小黑挥着手。
那个人顺着声音来的方向望了望,确认后径直走了过来。她的速度似乎比往日要快得多。
“小黑?”她试探着问道。
“在这里,”小黑迎上去,一把搂住卷卷“好冷...”
“傻子,出来不知道带外套。”卷卷一面说一面给小黑披上自己的外套。
“那你呢?”
“我?你抱着我,帮我挡着风就行了。”
好办法。小黑搂紧了卷卷。
“往哪走?”
“左边。”
风依旧是冷的。小黑给卷卷挡着风,“我只给了你最模糊的定位,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
“直觉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非常随意地一篇,想到哪写到哪的。
前面打电话的部分写着觉得非常亲切...这不就是我每天打电话让别人来找我的对话吗(

啊啊啊啊啊我x

追白鸟:

《图我情真》本宣


规格:116p/A5


字数:正文6w+


特典:亚克力钥匙扣(前30赠送,可加购或单购)


赠品:明信片2款


封面&特典 @maniac ,明信片(还在努力上色的) @泰迪熊熊熊熊熊 ,封设&排版@E酱在赶稿 


详细信息请见宣图


预售时间7月8日20:00,即本周六晚八点,至8月8日20:00。


预售地址:http://t.cn/RKPfUTo


试阅地址:http://t.cn/RiNLYFV


微博抽奖地址




有任何问题可在评论中提出



醉渔唱晚:

  不务正业继续改图x

  《熊孩子头卡防盗窗 亲爹一旁笑出声》

“只是过客,又何来归宿一说。”
漂泊至此的人遗忘了她停留的原因,也遗忘了她的爱人。
火刑架上一人低垂着头,不寻常的瞳孔中湮没着光芒。
白发少女躬身抱住她,身型颤抖着。
她好似是要赶走少女,却终是没能成功。少女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,哽咽着说不出话。
大火连烧了多久没有人知道,最终那失败者终是化为了灰烬。
连着那一个长得和她极像的白发少女。
一切都是巧合,不是吗?
火,死亡,巫女。
就像普路同的死去。就像普路同曾经为了自己的执念与白发少女一同死去。
就像那燃烧了不知多少天的火光,抹去了她的生,又带来她的生的火。
她的生,似乎是与那个人的相遇之后才有了意义。
与卷卷相遇之后,她才成了小黑,她才不是那个分不清自己是前世还是今生的普路同。
这又能怎样呢?
她还是遗忘了她的爱人。
她处于黑暗的爱人。
卷卷在黑暗中望着火光。她看不见。
“最终不顾一切的是她,付出努力的是她,死去的是她。”
“你却无动于衷。”
“你说你深爱她,为她而活。”
“你却什么都不能做。”
“你终只会在黑暗中永生。”